墨鸠

我想自杀 让你失去爸爸

【福利】1w粉成就达成  ☆转发☆评论☆包邮送全套兔兔✪ω✪

绝缘体路过🙈

子衿风祈:

大家好,我是子衿风祈,是一条梦想是写手的沙雕图作者咸鱼,来到lof已经整整一年了,在这一年里混迹了不少圈也交到了很多同好,吃到了很多粮也拜识了不少厉害的太太,浪里浪去浪到了1w的关注,实在是受宠若惊,本着感恩回馈【店铺开业祝贺词( ー̀дー́ )??】的心态,特来抽取一位小可爱送兔兔本一套,希望被抽中的小幸运可以喜欢(*/∇\*)






福利奖品:包邮送铁虫兔兔本【He and his sex Angel+涵盖五篇副文】x1+全套周边【明信片+亚克力挂坠x2+卡贴+书签+小布袋】+挂画【16寸】+定制手机壳




参与方式:转发及评论此条福利消息




开奖时间:明日晚上九点半




寄出时间:六月底【与兔本二刷同时寄出】




特别说明:如抽中者已买过本,即全额退款,并补寄其余周边【挂画+手机壳】




友情提示:兔兔本为粉丝福利,请尽量在了解故事情节或者吃这对粮的前提下来参与活动,把中奖率还给真正喜欢兔兔的小幸运(*/∇\*)











猫咪(2)

  周延还迟迟在震惊中没有缓过神来。当程剑桥舔他脸颊时,他才缓过神来。周延小声叫了一声:“程,程剑桥……”

  而变成猫咪的程剑桥正在低头舔着自己的爪子。当他变成猫咪之后,他的耳朵变得比人还要灵敏了。“喵~(盖锅~)”

  周延把程剑桥抱在了怀里。揉了揉它的头,软软的,很舒服。“你晓不晓得,老子最喜欢猫咪了”说罢轻轻捏了捏它的小耳朵。

  猫咪的耳朵很敏感。轻轻一碰,就会让猫咪炸毛了。程剑桥也是。他想打周延的脑袋,可当他伸手打他时,就像是给周延挠痒痒。周延握住他的小爪子,低头亲了一口。“我的小猫炸毛了呢,真可爱”

  程剑桥顿时红炸了脸。挣扎着想把爪子拿回来,可惜力气太小了。周延一用力就把小猫咪搂怀里了,他低头咬了一口小猫咪的耳朵。怀里的小猫咪不出意料的颤抖了一下。“喵呜……(不可以咬~)”连叫声也不一样了,周延像是如获至宝一样。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周延心想着以后也要多逗逗小猫咪了……

可他没有发现,他和程剑桥的关系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谁都没有发现……

猫咪(1)

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我的房间。床上的两个人似乎还没有起床的意思。闹钟的声音吵醒了自己,想关掉烦人的闹钟。迷迷糊糊伸手按掉了闹钟,翻身把被子裹紧了些,继续睡觉。

“bridge……b,r,i,d,g,e~太阳晒屁股了,起床!”

  gai伸手掀开我的被子下一秒就后悔了。我靠,我的布瑞吉呢???怎么变成一只猫了?你还我的bridge。

“喵~(盖锅~)”

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。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变成了猫的手。我……我怎么变成了一只猫,怎么回事,啊!盖,盖锅都看见了呀……怎,怎么办呀!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人。盖锅像一座石像一样呆掉了一样,一动不动。我凑近到人的眼前,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人的脸颊。

“喵……(是甜的呢)”

这个为佛爷视角
  这为了二爷能放下心事与我下斗,前去北平求药,误点天灯,惹来个尹家小姐,在人地盘,不与声张,得到鹿活草,准备回到长沙。

在车上看着一张照片出了神,没有注意身边来人,肩头被人拍了下,回头就看见尹家小姐的模样,皱起眉头“你怎会来?”那尹家小姐皱起眉头“你点了天灯你就是我夫君,我怎么不能来了!”我可以和她保持些距离“还望尹小姐自重,张某早已心有所属!”

“哦!那你说说你喜欢谁?”想起那人浅笑“我喜欢的人,是个一直以我为天的人!好了,尹小姐若是无事,还请现行离开!”那人撇撇嘴,无奈离开。

回到长沙,将二爷和二爷夫人送回家后,回到张府,无视赖在身后的人,坐在沙发上,听着副官报告工作,点点头,这时尹小姐走了出了,副官看着那人一脸茫然,还未来得及解释,就闻那人说“我是尹新月,是张启山未过门的妻子!”看着副官脸色巨变,暗道有趣,也不急着解释,慢悠悠的喝着茶。

感觉到副官瞪了自己一眼,适意他离开,派人把尹家小姐送回北平,听管家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副官把裘德考带回家家,还去找了陈皮,我笑笑,副官,胆子大了,还敢背着我找人!

把副官叫到办公室,叫他把门关上,适宜他离得近些,看着他不情愿的靠近,一把把人拽进怀中,含住副官精巧的耳垂,舌尖勾勒着那耳垂模样“副官,我不在你还敢找人了?今天我们好好讨论一下什么是守妇道!”手手伸进副官衣内,在他腰身一捏,看着副官面露羞意,把人抱到卧室,三日未出!

三日后,佛爷出门时,身边一连几月不见副官身影!

#吃醋
  在佛爷们离开长沙,去北平求药时,一个人太无聊了。所以,我决定去裘德考那里转转。和裘德考聊了几句后,就准备回去了。但是,回去前,我还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,把他家给点了之后。我就故意请他去张大佛爷的府上坐坐。让他吃了几道菜,便让他回去了。在佛爷回来前,我让管家和下人都已经吩咐过了,不能让佛爷知道我带了一个男人回来。
  过了几天后,佛爷从北平回来了,他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了,还对她特别好。嗯,没错,我就是吃醋了!我便上前询问佛爷她是谁。佛爷还未说出口,那个女人就说"我是,尹新月,我还是他未过门的夫人"听完她说的话,我就更加吃醋了。管家看出了我的心思,就对佛爷说了几句"佛爷,你不在家,发生太多事了。【副官调戏陈皮,副官调戏裘德考,还把裘德考带回来了。】"佛爷听了,很生气。"敢带男人回家!"靠近人。"佛,佛爷你要干什么!"往后退,害怕。"别装了!"扯掉身上的领带,靠近人。房内传来一阵阵的娇喘声,"副官,夜还长着呢!"
  事后……佛爷三天后把那个尹新月给送
回了北平。副官和佛爷过上了"性"福的生活